蜂芒官网首页 平台资讯 为什么我喜欢游戏里那些和我唱反调的傲娇女孩?

为什么我喜欢游戏里那些和我唱反调的傲娇女孩?

当检察官狩魔冥第一次出现在《逆转裁判 2》时,她立刻声明了几件事:第一,她不是来胡搞的;第二,她根本不喜欢你。

狩魔冥脾气不好,态度不好,喜欢挥鞭,这可能会让一些人不高兴。但是小时候最喜欢的角色是艾米,所以很快就爱上了她。它标志着我与某些类型的游戏角色开始了一生的爱与杀。这些精英女性角色在外貌和行为上各有不同,但把她们联系在一起的是,无论是谁,她们都不太喜欢主角。

为什么我喜欢游戏里那些和我唱反调的傲娇女孩?

可能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个属性有吸引力。除了像[0x9A8B这样的“恶意”作品外,游戏的实际情况通常是为了满足玩家而设计的。他们会给玩家提供现实中很难拥有的控制权,从调整角色外貌的每一个细节到选择一个满意的恋爱对象。

作为玩家,我们主动选择进入一个游戏世界并留下来,也就是说玩家享受游戏是必须的。鉴于此,游戏中主动反对玩家的角色似乎与初衷相悖。但这种角色不是你要对抗的反派,很多最终都会成为同伴,帮助主角。

为什么我喜欢游戏里那些和我唱反调的傲娇女孩?

不是每个游戏都有这种设计,有的游戏认为给玩家想要的就是让大家满意的方式。比如在《小妇人》中,你永远不需要试图去赢得配角的好感。有些角色一开始可能会反对你,但最后总会回心转意,你几乎做不到。严格来说,这不是一件坏事。它象征着游戏的独特力量,让你觉得自己像个英雄。全世界都围着你转。很多人会反复播放来体验这种感觉。但是我发现这种快感总是很快就变成了空虚,被大家喜欢很棒,但是一点都不现实。

我说的不是那种“现实”。当然可以飞檐走壁,也可以随意控制神力!但是,游戏中总要有一定程度的不真实感。对我来说,那个程度在于角色层面。从手上喷火焰很酷,但是知道为什么要煮敌人或者解谜也很重要。没有人愿意经历一个做作的浪漫故事,无论背景设定多么精彩。按照同样的逻辑,为什么我会无缘无故的被大家崇拜?

为什么我喜欢游戏里那些和我唱反调的傲娇女孩?

让我们来看看最臭名昭著的“不喜欢你(或机器人)的女人”:GLaDOS,《瘟疫》系列的主要反派。她对玩家的消极冷嘲热讽和毫不掩饰的厌恶,使她成为游戏史上最令人难忘的角色之一。在《火焰纹章:风花雪月》里,她从一个恨你的精明小人变成了一个不甘心的同伴,却依然不在乎你。尽管如此,她仍然是一个非常可爱的角色。如果没有GLaDOS的不断嘲笑和尊重,《传送门》就不会达到现在的象征地位。她的敌意反映了你所处的不友好环境,你和她的关系最终会像你克服困难的方式一样发展。GLaDOS的存在让你的胜利不仅是故事的自然结局,也是你的胜利。

游戏中的故事不同于其他媒体类型。作为玩家,你不仅仅是故事的见证人,你存在于故事之中。所以,很重要的一点是,你周围的世界和人物不要看起来毫无生气,而只是等你来这里,这也是对游戏设计的严峻考验。

为什么我喜欢游戏里那些和我唱反调的傲娇女孩?

像GLaDOS、《传送门 2》的贝娅、《传送门》的莫吉拉、《林中之夜》的薇薇安这样的人物,因为与球员的目标和性格冲突而完全升华。任何角色都有充分的理由不重视你。正是因为这些角色因为自己的原因对你有不同的个人看法,游戏世界才会让玩家觉得更有代入感,更真实。

还有一个关键点,上面说的角色都是女性。在电子游戏中,女性角色往往被分配到友好配角的位置,可以补充男主角的旁白:你的叙述者,你的助手,遇险等待你解救的女孩,等等(她们中的一部分成为反派,但在这种情况下恨主角只是先决条件)。这使得明显不喜欢你但又不完全是反派的女性游戏角色更加少见。

为什么我喜欢游戏里那些和我唱反调的傲娇女孩?

他们的动机与你无关。它们被解释为男性道德复杂性的表现,但人们很容易认为MoO在女性中是孤僻的。这些游戏传达的信息是,你没有资格被这些角色青睐,你必须为之努力。就像和所有真正的人类相处一样,获得对方的爱和信任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。

为什么我喜欢游戏里那些和我唱反调的傲娇女孩?

在《黑帝斯》中,你做出的最重要的选择是,你想和两个朋友中的哪一个多相处一段时间。如果你坚持贝娅,你会明白她为什么如此厌世,以及这与她对你的仇恨有什么关系。你犯了很多错,也犯了很多错,但最后还是道歉了,开始努力解决问题。这种互动有一种其他很多关系所缺乏的独特满足感,因为感觉不仅周围的世界变好了,你也成长了。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ifmang.com/article/78.html
完美世界与彩条屋达成合作一举拿下三大国产动漫IP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  • 在线客服